新闻中心 艺术园地 散文

怀念儿时的年

2021-02-21 07:31    来源:炼铁厂    作者:陈丽琴

       儿时,过年是一年中最大的期盼。学校一放寒假,我们小孩子就眼巴巴期盼着过年,盼着围在杀年猪前的那份热闹,盼着赶集买新衣服的那份激动,盼着桌上香喷喷的肉菜,盼着在大街小巷燃放烟花爆竹。时间就像飞速的火箭,呼哧一下子“年”就来了,小孩子所有的盼望都一一实现,母亲说我高兴地睡着都笑醒了。随着岁月流逝,年岁增长,我越发怀念自己儿时那快乐的年。

儿时,年的快乐就是在村里比谁的新衣漂亮

      “看,我的鞋是今年最流行的疙瘩底鞋,走在冰地上滑不倒。”

      “我的棉衣里装的是丝绵,轻薄保暖,穿在身上舒服极了。”

       ……

       大年初一,小孩子们一大早会穿着崭新的衣服,聚在一起比谁穿的衣服漂亮。你羡慕他的是疙瘩底鞋,他又羡慕你脖子上的红围巾……每次都比不出所以然,因为每个孩子身上的衣服都是父母们精心制作或购买的。记忆最深的是,那年隔壁玩伴小军过年穿了一件皮衣,在小伙伴面前可神气了,谁的新衣服他都看不上眼。于是大家你一言,我一语都开始针对小军,小军着急和大伙吵了起来。争吵过程中,不知是谁从地上抓起一把带泥巴的雪扔在了小军衣服上,瞬间新衣服变成了花衣服。大家一看惹下大祸了,一溜烟都跑得不见踪影,留下小军独自蹲在巷子中间抹眼泪。

       谁也不敢给大人说弄脏小军衣服的事,我们也不明白,为什么小军的衣服第二天依然是崭新的。过了好几天,他找我们和好,说是他爸爸把皮衣服上的泥巴擦干净了。哦,原来我们才明白,皮衣是能擦干净的。讨厌的皮衣,让我们担心了好几天,直到现在大伙过年聚到一块,提起皮衣事件,依然能让我们捧腹大笑好一会。

儿时,年的快乐就是抓野兔、打雪仗和堆雪人

       大雪过后,白茫茫的田野就是我们的玩乐之处。沿着一串野兔留下的爪印,坚信一定会捕获肥大的野兔,从野地到沟渠边,不放过一点蛛丝马迹,终究是一无所获。懊恼的伙伴们总是你一句,我一句互相埋怨对方。

       怎能辜负洁白的雪呢!于是大家商议去村口堆雪人。力气大的男生们滚个大大的雪球,负责雪人的外部塑型,女生负责打扮雪人,回家拿点黑毛线给雪人做头发,截上两小段做眉毛,用玻璃球做成通透明亮的眼睛,然后再在雪人面部中间插放一根小胡萝卜,雪人就长上了红鼻子,挑一根两头翘起弯弯的红辣椒,作为雪人的红嘴唇。这时,村里的叔叔、伯伯和婶子们会双手插在宽大的棉袄袖内,站在做好的雪人前观赏我们的杰作,夸赞我们做的雪人真好看!村口两边那一对可爱的雪人,是我们小孩子送给新年的礼物,它陪我们一起度过了快乐的新年时光。

儿时,年的快乐就是放爆竹那份担惊受怕

       小时候在农村,过年放鞭炮是必备的。大年初一早上,胆大的男生总是挨着各家各户门前,寻找未放响的鞭炮。兜里装上洋火柴、鞭炮也是随处放,家里放、田里放、山上放、沟渠边放……大人忙着唠嗑、招呼客人,顾不得管我们,只是一个劲的叮嘱要安全。大家聚到一起,也总能玩出一些新花样。有一次,玩伴志军把小炮插到牛粪里点燃放,结果跑不及,被炸了一脸牛粪,在一旁的我们笑的前俯后仰……

       有些“坏蛋”故意把点着的鞭炮扔在女生的脚下,吓得我们女生抱头窜鼠,哭着回家告大人。现在,为了保护环境,减少污染,没有了鞭炮声,感觉年味也少了,更是没有了儿时玩爆竹的童趣。

       年确实变了,但是年的味道其实还在。年就是回家的那份期盼,年就是享受一家团圆之乐,年就是身心放松和新的寄望。无论时代如何向前发展,我们对家的眷恋、对年味的追寻不变,那一份年的快乐,会永远在心中珍藏。

上一篇: 忆社火
下一篇:小年味道
  • OA系统
  • 企业邮局
用户名:
密 码:
友情链接:
网站首页 | 公司简介 | 建言献策 | 企业邮局 | 联系我们
电话:0913-5182222 5182333 传真:0913-5182345    
版权所有 陕西龙门钢铁有限责任公司 © 2014 陕ICP备05004228号

陕公网安备 61058102000140号